坐飞机小糖饼

*巍澜和白居不易两个糖饼,真人为兄弟情暧昧向,不能接受请自动屏蔽

赵云澜要出差去长沙,星督局特批了张头等舱的机票算处长的特别补贴。

赵云澜想着正好带沈巍出去溜溜,自家这大美人,恪守妇道:地星,龙城大学,小公寓,每天三点一线,也不知道有没有出过龙城?

如果沈巍同意,还能顺便把他骗上飞机,说不定那时候就能体验一把美人在怀瑟缩发抖,温柔劝慰重振夫纲快乐········想到这里赵云澜忍不住眯起眼睛,咧开嘴角,摇头晃脑地笑了。

笑了没两下,赵云澜嘴里地棒棒糖就被人猛地抽走了。

“想什么呢!人家沈教授都等你下班老半天了!你怎么还在这儿!”一张义愤填膺的猫脸在眼前瞬间放大,赵云澜吓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好啊肥猫你敢吓我!”赵云澜一边抓起椅子上的衣服,一边恶声恶气地指着大庆,“要不是本处长有急事,下次绝不饶你!”说完,便像风似的跑了出去。

沈巍站在特调处门口等他,傍晚微醺的余晖落在他干净温柔的脸颊上。

赵云澜笑嘻嘻地凑了上去。

沈巍抬眸看他,赵云澜吻了吻他的睫毛,“宝贝,跟老公坐飞机去长沙吧?”


沈巍皱了皱眉,身为一个活了一万年的黑袍使,他打电话用座机,上班被赵云澜接送,出远门用瞬间移动,从来没有坐过飞机,也从来没想过要坐飞机。

晚上,沈巍揽着赵云澜躺下,两人面对面,沈巍忽然开口:“我带你去。只要两秒钟。”

赵云澜愣了片刻才意识到沈巍在说下午的事。

这人······是准备紧张一晚上啊?赵云澜觉得可爱,笑着支起头看他。

沈巍的耳根有些泛红。

“我会切割空间·······我们可以很快到那里去。”

“呦,敢情沈教授这是会瞬间移动啊?那怎么还需要我每天接送?”

“不是·······我········”沈巍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的吻堵住了嘴。

赵云澜边吻边解开他胸口的纽扣,“宝贝,这两件事都一样的,是我们海星人的情趣。”

赵云澜舔舔沈巍的、漂亮的唇,“为你,我都心甘情愿。”


人声嘈杂的大厅响起登机提示,赵云澜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和沈巍并肩穿过一条塑料棚下的通道。

沈巍刚才过安检的时候被人摸了一遍,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赵云澜体贴地牵着他坐下,为他盖上自己的大衣。

不过,他没有合上遮光板。

飞机在轰鸣声中起飞了,沈巍的脸色有些苍白,却依然沉静如水。

赵云澜仔细盯着他,可沈巍依然没有要扑到他怀里嘤嘤哭泣或抓着他的手说“云澜,我怕。”之类之类的动作。

“宝贝,感觉怎么样?”赵云澜忍不住握住沈巍冰凉的手。

“只要和你在一起,感觉都还不错。”沈巍缓缓侧过脸,他漆黑的眸子窗口几缕温暖的阳光下格外清澈透明。

赵云澜见过各色各样的美人却从未见过像沈巍这样好看的人,精致,纯粹,浓烈而淡漠,不沾一点烟火,像冷冽的泉水,流进心里,唤醒了沉睡干涸的万物。

赵云澜想张口说些什么就被推着车来的美艳空姐打断了。

“先生,要喝点什么?”

“白开水就行。”沈巍彬彬有礼地说。

“我要可乐。”

“不行,你胃不好,不要喝碳酸饮料。”沈巍没有看赵云澜,自顾自地说,“两杯水就可以,麻烦了。”

“黑老哥,你还管我们这些海星人的健康问题喽。”赵云澜大大咧咧地摊在椅子上,用手去勾沈巍下巴。

“我只担心一个海星人的问题,他明明知道,却总要忤逆我的意思。”

“谁啊?”

“你知道的。”

“我见识浅薄,还请沈教授提点一番。”

沈巍轻笑了一声,揽过那人毛绒绒的脑袋,“睡一会儿吧,昨晚累了。”



白居不易糖饼注意!!!!!纯粹嗑兄弟情!!!!!

白宇和朱一龙顺利坐上了飞机,两人在飞机兜了一圈才找到落脚点——是对邻座。

白宇把朱一龙的行李扛上了架子,这人就笑眯眯地看着他,有点害羞,像只青涩的小猫。

“龙哥,飞机上吃不了鸡你打算干什么?”

“看电影吧。”朱一龙挑了过道的位置坐下支起了平板。

他其实有点想睡觉,刚才等了白宇十几分钟脚酸酸的,思维还有点停滞。

“好啊,一起看?”白宇在他身边坐下。

朱一龙下载了小李子拿奥斯卡的那部电影,口味有点重,不过形象·······

这也太像毛猴了吧!!!!?

白宇忍不住笑出声,朱一龙有点疑惑,不过眼角却是弯弯的。

“宇哥,你笑什么?”

“哎,这也太像那什么毛猴了吧哈哈哈······”

“你就别再提那个了,我那时候也没想到会打扮成这样。”

“不不不特别逗特别好玩特别可爱。”白宇笑着安慰他,拍了拍朱一龙的大腿,又有点不好意思地侧过脸偷瞄他。

朱一龙正好也转过身想反驳他,脖子被夸的有些红,长长的睫毛撒着星星点点的灯光。

两个人的呼吸都停止了一秒,朱一龙一下忘记了要说什么。

“龙哥,别生气了,到时候你说不定也得个奥斯卡呢哈哈哈哈青年演员朱一龙凭借他独特的毛猴形象,英俊无死角的面孔·······”

“你这个大芒果!”

END




评论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