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巍上前了一步,赵云澜就感觉他温热的呼吸扑在自己的脸颊,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脊椎窜了上来,忽然,剧烈的胀痛从他鼻尖传来,两行血就顺着他苍白的皮肤流了下来。沈巍直直的看着他,漆黑的眸子深邃得不可见底,好像隐藏着巨大的痛苦。他绷紧的指尖泄气似的松了些,赵云澜忍不住微微地喘了口气。沈巍抬起手捧住他地脸,铺天盖地的亲吻就落下了。这表面上斯斯文文的黑袍使发怒起来居然是这个样子,沈巍一边吻一边舔去赵云澜脸上的血渍

福禄寿喜吉祥茶:

半夜福利……激情摸鱼……

其实我觉得沈教授你真的可以再气昏头一点激进一点的毕竟辣个小澜孩真的是太欠教训了…………望天  

其实我想开车的,但是我考不上驾照,哭泣                

评论

热度(16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