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柏孤舟

【邰方】默剧(颓废中年人邰伟x黑方木)

路旁的烧烤摊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塑料支起的白色棚子摇摇欲坠,到处是酒瓶碰撞的声音。
人群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中尽情扭动,只有邰伟背对着舞池,像条醉狗似的坐在满桌的啤酒空瓶前。“呯”,易拉罐被扯开一道口,仿佛这个铝合金的身体上被撕裂了伤疤,暴露出肌肤之下攒动的黑色血液。烟雾熏得他半眯着双眼,几个月没有打理的头发支棱在脑后。
“木木啊。”他对着桌子另一边醉眼朦胧地念道。少年忧郁而温柔的眼眸无法遏制地浮现在,那清澈透明的晨曦包裹着他脆弱的躯壳。
方木笑了,方木哭了,方木在皱眉,方木思考,方木的手指一页页翻过书页,方木俯身撩起女孩乌黑的长发……少年的一颦一笑如潮水半般涌来,将他吞噬。
“方木,你看看,”邰伟指着自己的胸口,“这里面还有什么?”
“哐当”,他把易拉罐砸在地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悔恨?悲伤?都他妈是你留给我的不要的东西,都他妈的是涬渣!”
“真的吗?邰伟……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不堪吗?”明媚的少年消失了,只有一个画着眼妆的男子端坐在桌子另一边。
“不是啊木木,刚才我都是开玩笑的”邰伟伸手想擦去他眼圈那层厚厚的妆束,“乖……跟我回家吧……”
邰伟的手指有些颤抖,粗糙的指纹贴在方木的眼角,滚烫、炽热。方木有些舒服似的眯起眼睛,侧过脸吻了他的手指,“我不是一直在这儿吗?”
“帅哥,一起喝杯酒跳个舞呗。”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搭住他的肩,想把他扯进舞池。邰伟揉了揉眉心,方木仍笑吟吟地看着他。
这他妈不是幻觉?
“对不起啊美女,我我我今晚约人了。”他把女人的手从肩拨下,裂开嘴痞气地笑了。
方木十指交叉,凝视着邰伟颓废又凌乱的胡子,和撑起白背心的肌肉线条。这个人有时能混乱出一种性感性感……他舔了舔唇角。
邰伟喉头一动,“木木你……回来了?”
“是的,”方木把身边的木盒放在桌上,打开了盖子“给你带了件礼物。”
是一把手枪。
漆黑的枪托在夜色下泛着妖艳的光泽。“木木……”邰伟无奈的摇着头大笑,“我也有样东西送给你。”
邰伟扯下易拉罐口的金属环,把它带着方木的无名指上。
“我他妈……要把你套住……让你……让你他妈再也没有机会作妖作福!”
人群还在喧嚣,浓郁地烟雾熏醉了所有清醒的人,金属环轻轻掉在了地上,只有一个男人捏着枪一边哭一边笑,疯疯癫癫地踏着胜利的步伐没入夜色之中……
END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