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柏孤舟

【小糖饼】Loki与贴身小刀不得不说的故事

*复3极微量剧透

阿斯加德的冬天总是特别漫长,城堡外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

Loki推开卧室的窗户,伸出手,雪花就悄悄地落下,融化在他的掌心。Loki喜欢这样晶莹剔透的生物,它与他似乎有一种隐秘的联系。

“Loki!”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Loki就被扑倒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小王子系着红色丝绒斗篷,金色的头发上还沾着雪花,直勾勾的盯着他。

“Loki,我们去玩雪吧,好多人在外面等你呢~”蓝色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像一只撒娇的金毛猎犬。Loki只能无奈地点头。

所谓的“人”也不过是法术课上一群闹哄哄的同学,Loki永远是班里第一名但Thor却对魔法一窍不通,每次老师开口讲课,Loki的左手边就会准时传来Thor轰然趴下的声音。Loki记得某天,奥丁在无数次听完法术老师关于Thor的小报告后终于勃然大怒,一脚把Thor踹出了教室。Thor就那么站在门口,死皮赖脸地守了一天,在阿斯加德特产的寒风里挂了一身亮晶晶的冰霜。Loki还是没忍住,扯着他冻僵的哥哥气势汹汹地找到了奥丁。

从此以后Loki就多了一项作业——在Thor坠入梦乡后狠踹一脚,把他拉回枯燥的法术课堂

Loki也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的哥哥就是他一辈子的祸害,甩也甩不掉。

冰冷的冬风呼呼地刮来,Loki苍白的脸颊被吹得通红。Thor把斗篷披在他的肩上。

干燥温暖的气息迎面扑来,Loki感觉自己像被包裹在柔软温厚柔软的花瓣中,是身边这人最珍贵脆弱的花蕊。

Thor悄悄握住他的手,拉着他穿过白茫茫的冰原和沉睡的田垄。他们气喘吁吁的跑到黄昏和宇宙的交界处,一个雪球直直地砸来,“啪叽”一声撞到Thor胸口。

“鲍里森!”Thor吼了一声,抡起雪人可怜的脑袋就往那个雀斑男孩的脸上招呼。很快,铺天盖地的雪球就向着奥丁森兄弟砸来Thor挡在Loki前面,硬生生的把雪球全部揽进自己怀里。

“笨蛋放电啊!”Loki一边闪避着雪球,一边揪着Thor的衣角大喊。

“不行!会电到你的!”

笨蛋,傻子,愚蠢的Thor·Odinson!在心里把Thor的绰号排列组合了一遍后,Loki大声地背起了咒语。

四周雪花渐渐凝成一堵白色的围墙,罩住了狼狈的奥丁森兄弟。Thor一把拉住Loki,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Loki也被拽到了幼稚鬼哥哥的肩膀上。Thor笑嘻嘻地看着他,蓝眼睛弯弯的,清澈又明亮。Loki忍不住也笑了。

你这家伙不是在睡觉吗,怎么会认识那么多同学?

还不是你哥哥我魅力大?

Thor探过头啃了啃Loki尖尖的下巴,又捧起他的脸,意犹未尽地盯着他湿润的唇瓣。

绵长的呼吸声交织在了一起,可围墙上不识时宜地传来“砰砰”地敲击声。

“Thor?认输了吗?快点出来!”外面响起来吵吵嚷嚷的催促声。

Loki挥手解除了冰墙,Thor拉着他站起来,那个叫鲍里森的小伙兴奋地指着不远处石缝上插的匕首,喊着“猎人给冰雪公主的定情信物,总有一天我要把它拔下来送给我的apple of my eyes”之类又急又好笑的话。Thor抱着肩挑挑眉,Loki本以为这个笨蛋哥哥会拍着他损友的肩嘲笑一番,结果Thor飞快地攀上了那座山峰,拔出了深藏已久的锋芒。

Loki清楚地记得,Thor从不远的风雪中走来,惊艳了暮阳,已有些棱角的少年脸庞温暖而明媚,一往情深。

Loki仍旧时常打量着那把把匕首,偶尔用手指轻轻摩挲它的纹路,那上面沾过Thor的血,刀锋的色泽变得更加娇艳。他甚至用它轻轻刮过Thor的肌肤,欣赏雷神泛红的性感的耳根。

终于有一天,它在灭霸的威压下变得脆弱,不堪一击。

“You‘ll never be a GOD.”

But I‘ll  aways be his princess.

Always.

END

古话说的好世界不灭,锤基不倒!Loki一定会复活的!神仙不会轻易凉凉!

一千零一夜993~999(正文)

非常喜欢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栗子(就这么叫了!)的文笔总是淡淡的暖暖的,仿佛笼罩着一层时光的雾霭,读栗子的文章时感觉是在火炉边听她用动人的讲述着一个个悲伤又甜蜜的故事,她像是为所有听故事的人搭建了一座瑰丽的城堡,里面有封存传说的琉璃或宝藏,弥足珍贵。

我喜欢栗子笔下的Thor和Loki,因为他们都没有血雨腥风的仇恨,只有永垂不朽的传说和爱,也许他们之间磕磕绊绊,但栗子总是愿意让矛盾和隔阂都变得浪漫而温柔,Thor和Loki永远是彼此的港湾。

被虐了吗?心痛了吗?那就来读栗子的故事吧!治愈你的心灵,给你最温柔的怀抱!

也希望栗子太太多多产出!笔芯!

如果我是个栗子:

wow,我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我竟然有100个粉丝了!真的非常非常开心^_^。我是个非常容易满足的人,我很开心有你们,在我心里,你们是可以分享我对我所爱的cp那份最真挚的喜爱的一群人。

我特别想感谢一直给我鼓励,给我跳操的 @十八 ,给了我很多温暖和支持,想感谢非常认真的给我评论的 @晚柏孤舟 ,让我感受到自己笔下的另一番解读(她的文字也真的很棒!),还要感谢曾经给我评论的每一个人,真的,你们真的随便说说话我都很开心,我是如此的珍惜你们每一个人。总之,就是超爱你们啊~

这个文章是没有什么大纲的,每次都是写完一章,再去考虑下一章,我也不知道故事的走向,好像每个角色会有他们的灵魂所在,自己去完成一个故事一样(或许是因为我懒→_→)。我会把每一个我想写的故事都装到这个大壳子里(因为取了奇怪题目的原因吧!)

不过,你们有想看的故事吗?

...............啰嗦那么久的一个正经的分割线..............

这里有个小设定,重生的Loki是不受Odin规则限制的,Hela也不是Frigga亲生的。

这几篇是与正文处于同一时空,可是又不适合放在正常的时间线里,算是插叙。

.....................真正的正文分割线..................

999

"你是谁?"

"我叫Loki"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偶然路过"

"说谎的可不是好孩子,你究竟是谁?"

"我是你的弟弟"

"wow,看来我有个弟弟了"

"你有两个"


998

"又是你,my little brother."

"是我。"

"你真让我好奇,Odin怎么会让你来这种地方。"

"他不知道。"

"哈,这可真有意思。你比我想象的更有意思,小不点。"

"......"

"你是个....法师?"

"是的。"

"你那么小怎么会有那么强的灵力?"

"......"

"看来是我太好奇了?"

"是的"

"......"

997

"你长大了一点呢,Loki。"

"看来是我很久没来了。"

"确实很久了,毕竟这上千年来只有你来看过我。你不来,我还有点无聊。"

"所以你这是在思念我吗,sister?"

"小不点,你靠近点。嗯,你和我长得很像嘛,我的另一个弟弟也是这样吗?"

"不,他是一头金发。"

"啧,那可不怎么样。"

"Thor很强壮。"

"oh,更糟糕了。"

"......"

996

"既然你能进来,那你可以带我出去吗小不点?"

"不行。"

"那么干脆?我以为我们已经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呢"

"并没有,我亲爱的姐姐."

"oh,这可真令人心碎。"

995

"Hi,Loki~"

"Hela,如果你出去了,你想做什么?"

"统治九界"

"然后呢?"

"做女王啊。"

"之后呢?"

"让我想想......"

994

"Loki,你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嗯"

"是谁欺负你了?你把姐姐带出去,我帮你打他。"

"......Hela,我又不傻"

"好吧,我只是想帮你,那么不领情。来吧,说说你怎么了?"

"没怎么,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噗,你才多大,有什么以前的事情。"

"你不懂。"

"说来听听呢?"

"下次告诉你。"

993

"这个死孩子肯定是不想说,才那么久都不来的吧!"

我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

我爱你

这么多年

战战兢兢

畏缩不前

一无所获

七年前少年纤弱又骄傲,误打误撞闯进了蒙巴萨的一场赌局中。少年心思细腻,做事有条不紊,连持枪肃杀的样子都风度翩翩。男人粗枝大叶,穿着奇怪粉色格子衫和过时的外套,在梦里他构造出天马行空的王国,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他究竟大智若愚还是太过善良?少年不禁想。

在接连不断的阴差阳错中,他们开始携手同行。他们水火不容又惺惺相惜,男人的举手投足总是有老派的浪漫,而少年也说出了许多闷骚的情话。他们磕磕绊绊若即若离,却又在分开后矜持着不愿主动联系。

七年后的一天,Eames和Arthur再次相遇了,Arthur西装革履不在青涩稚嫩,像海洋般清冷而优雅。Eamas还是有着那样扑面而来痞气,却如弗罗里达的阳光,热烈而温柔。依旧剑拔弩张争锋相对,但彼此都沉溺短暂的重逢中。爱是刺激,爱是挑逗,爱是战战兢兢,爱是畏缩不前。亲爱的,不要怕把梦做大一点,Eames如是说。一切宛如重回昨日。“Go to sleep,Mr Eames”,所有的岁月里都只会剩下少年温润如玉的声音,和一个缠绵的梦.

看AA第四季吃了玻璃渣混糖,Thor抱怨自己没有管好Loki又让Loki统治了地球(?)然后见到Loki,Loki啥也不管先对Thor旁边的Jane吃了一通飞醋,拿起和他哥同款的情侣锤把复仇者都冻成冰棍,放出几只怪兽吃掉冰棍们复仇者,当然,说了一句Thor last····后来复仇者们套路逃出,Thor始终没有忍心对弟弟拿起锤子(很违和的一句话),撤退以后Thor还说了一句“LOKI IS MY responsibility”,反正Thor总是表现出一副对弟弟了如指掌的样子,可是他大概也没有真正没有自己的弟弟吧······Loki到最后还是干起了冰霜家的事业。

啊啊啊真难受后面复仇者去Jane家,就秀恩爱给我吃玻璃渣,但是Thor一直很愧疚说"Loki is my falt"美丽的错误·····我真是实力打脸,Thor和Loki哲学开战

Loki被打败,拒绝了哥哥伸来的手,最后被监禁真的不来个PLAY,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个套路还是忍不住想如果Loki握住了会怎样······Thor说会一直看着Loki,Loki冷嘲热讽,把哥哥赶走了。

Thor的男朋友在他所有的同事都喝完一杯咖啡后准时来到神盾局门口
鹰眼拉开了弓箭,队长举起了盾牌,钢铁侠张开了手掌,班纳博士的脸也变得一阵绿一阵白
只有黑寡妇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又抿了一口咖啡
Thor迈着大步走向了那个穿着牛仔衣还带着墨镜的男人
复仇者和特工们投来不解的目光,Thor回眸一笑,牵着他的男朋友消失在五颜六色的光芒中
他们去佛罗里达的棕榈沙滩上晒太阳,在大阪的投币照相机前拍下大头贴
他们去伦敦眼摩天轮接吻拥抱,在大本钟前写完一叠的明信片
他们去米其林喝了香槟和橘子酒,在拉斯维加斯买下一卡车的甜甜圈
他们去冬宫看日初,忽然又回到了纽约华灯初上的街头
Thor在彩虹桥上吻了Loki
他们住在了海湾边的宾馆里,Thor一向顽皮的男友竟然乖乖地躺在浴缸里,撩起湿漉漉的白衬衫
“Let's do some dirty”
今天是情人节
END

【糖饼】科学家的罗曼蒂克史(NC17 生子 雷神x科学家)

“你似乎没有任何毫无瑕疵的理由能把我说服。”“我知道,你只是因为不想让自己愧疚。”――悖论。悖论。当所有证据都指向一个答案时,它往往是错误的。
咖啡厅里四处都是茶碟和杯勺碰撞的声音,Laufeyson先生穿着贴身蓝色衬衫,套着手工缝制的白色西装,优雅的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旁,除了他隆起的小腹与修长的身形有些唐突,这个男人还是处和谐又迷人的风景。
“你怎么穿紧身的?”Thor――伟大的雷神,就坐在他对面,并且皱了皱眉表示不满。
“Thor,我并没有要养他的意思,我只想把他生出来看看实验结果,至于他以后会怎样,不在我考虑范围内。”Loki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我是科学家,不是几束玫瑰就能打动的女人。”波士顿绿茶苦涩的气味刺激着味蕾,Loki把食指抵在唇上不愿意直视眼前的男人。
“离开那个实验室,你是我的弟弟,我要你和我回家,然后……把我们的孩子,
,生下来。”Thor沉沉地说。
Loki嗤笑了两声懒得理会他。
蓝色的眼睛里燃起若隐若现的怒火,“Loki,我劝你不要拿那些无辜的人做实验你居然拿自己做实验,我要怎么和……”
“你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吧,哥哥。”Loki柔声说,他挖下一勺奶油,轻轻舐舔过勺子边缘。
他本来是要在九头蛇绑来的女人身上做新药剂的实验,如果药剂研发成功,人就能掌控雷神的能力,成为战无不胜的士兵。但这榆木哥哥竟好死不死地接了神盾局的任务,把实验目标全部劫走送回了家。Loki当时在气头上,Thor交了女朋友Jane,像块黏人的橡皮糖,每天沉浸在恋爱的沼泽中,Loki只能一人应付老父亲定时长途电话,。
好,既然你那么幸福,我就让你家门不幸。Loki想着,把针筒戳在了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地用完了整管药剂。Thor正把最后一个女孩抱上神盾局的卡车,他看到Loki做的好事,气急败坏的跑来,蓝眼睛里还攒动着怒火。
Loki记得自己盯住那双催情的蓝眼睛就迷糊起来,接着他就解掉皮带,半褪了西装裤,趴在工作台上向Thor求欢。没想到Thor根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刚开始的入侵还是迟缓而犹豫的,紧接着像是感受到罂粟般紧致又炙热的刺激,就加快了侵略,凶残地横冲直撞。Loki伏在蓝色的桌布上,绿色的眼睛蒙了一层水雾,迷离地半眯着,脚趾也慵懒地蜷了起来,他的每一根头发都在愉悦地战栗。
Loki厌恶自己本能地享受这些快感,却又止不住的渴求更多。这种药剂的副作用居然是催情,他有些后悔,却又更加地兴奋――全身地投入了这场快乐的刺激。
总之,都是Thor的失误,这种令人上瘾的欢愉难以自止。他们偷偷的开房,上床,心照不宣,没有浓情蜜意的短信或前戏,只有简单的电话和粗暴的性爱。Loki本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这个秘密暴露在Jane和所有人的眼前……直到Loki得知怀孕的消息才真正陷入了狼狈不堪的处境。Thor也是。
“我已经分手了。”Thor说道“我刚想说分手她就甩了我。”
Loki低下头,继续喝了一口茶。
“嫁给我,有什么药和针都往我身上扎,拿我做实验。我告诉你最准确详细的体验结果。”
Thor堵住了他的嘴,把他唇角的奶油仔细地舔了干净。

END
情人节快乐,带锤基来虐虐狗

方木(心急如焚地跑来焦急地寻找他男盆友):“邰伟!!!?我老公呢

邰伟(嘿嘿嘿他在担心我):“这儿呢!木木你别担心快来我怀里

方木(又喜又气又惊又怒):“你以为你是超人啊你死了我该怎么办我怎么一个人活下去

邰伟(一时在气头上):“balabala”概括:你怎么可以不接我电话你又在和谁玩什么暧昧哈哈哈吓到了吧看你还敢不敢不接我电话

小两口吵架····

杨芸(钱塘老娘舅出场):“方木你balabala邰伟你balabala······要打架回床上去少在这里给老娘装虐恋

方木(明明很担心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并且还在气头上所以用言情偶像剧女主般泪光盈盈的鹿眸瞪着邰伟)

邰伟(终于破功宠溺地笑了出来)“balabala~”概括:哄人用的狗粮

方木:”你下次,别一个人。“

我(疯快的拍打电脑敲击键盘幸福到语无伦次就像被火箭送上太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杨芸(老娘舅僵硬脸):“呵呵,我单身

我:这才是真的剧本吧????不过杨芸怎么跟我一个表情????

*有标记的都是脑补

【邰方】默剧(颓废中年人邰伟x黑方木)

路旁的烧烤摊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塑料支起的白色棚子摇摇欲坠,到处是酒瓶碰撞的声音。
人群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中尽情扭动,只有邰伟背对着舞池,像条醉狗似的坐在满桌的啤酒空瓶前。“呯”,易拉罐被扯开一道口,仿佛这个铝合金的身体上被撕裂了伤疤,暴露出肌肤之下攒动的黑色血液。烟雾熏得他半眯着双眼,几个月没有打理的头发支棱在脑后。
“木木啊。”他对着桌子另一边醉眼朦胧地念道。少年忧郁而温柔的眼眸无法遏制地浮现在,那清澈透明的晨曦包裹着他脆弱的躯壳。
方木笑了,方木哭了,方木在皱眉,方木思考,方木的手指一页页翻过书页,方木俯身撩起女孩乌黑的长发……少年的一颦一笑如潮水半般涌来,将他吞噬。
“方木,你看看,”邰伟指着自己的胸口,“这里面还有什么?”
“哐当”,他把易拉罐砸在地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悔恨?悲伤?都他妈是你留给我的不要的东西,都他妈的是涬渣!”
“真的吗?邰伟……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不堪吗?”明媚的少年消失了,只有一个画着眼妆的男子端坐在桌子另一边。
“不是啊木木,刚才我都是开玩笑的”邰伟伸手想擦去他眼圈那层厚厚的妆束,“乖……跟我回家吧……”
邰伟的手指有些颤抖,粗糙的指纹贴在方木的眼角,滚烫、炽热。方木有些舒服似的眯起眼睛,侧过脸吻了他的手指,“我不是一直在这儿吗?”
“帅哥,一起喝杯酒跳个舞呗。”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搭住他的肩,想把他扯进舞池。邰伟揉了揉眉心,方木仍笑吟吟地看着他。
这他妈不是幻觉?
“对不起啊美女,我我我今晚约人了。”他把女人的手从肩拨下,裂开嘴痞气地笑了。
方木十指交叉,凝视着邰伟颓废又凌乱的胡子,和撑起白背心的肌肉线条。这个人有时能混乱出一种性感性感……他舔了舔唇角。
邰伟喉头一动,“木木你……回来了?”
“是的,”方木把身边的木盒放在桌上,打开了盖子“给你带了件礼物。”
是一把手枪。
漆黑的枪托在夜色下泛着妖艳的光泽。“木木……”邰伟无奈的摇着头大笑,“我也有样东西送给你。”
邰伟扯下易拉罐口的金属环,把它带着方木的无名指上。
“我他妈……要把你套住……让你……让你他妈再也没有机会作妖作福!”
人群还在喧嚣,浓郁地烟雾熏醉了所有清醒的人,金属环轻轻掉在了地上,只有一个男人捏着枪一边哭一边笑,疯疯癫癫地踏着胜利的步伐没入夜色之中……
END